首页 体育 健康养生 时事 教育 社会 综合 科技 国际 汽车 文化 财经 旅游 娱乐 军事

“奶死”乐视、暴风后,罗振宇“智商税”收到股民头上?

2019-11-13 14:57:42      访问量:1023

如果你是一个至少知道一个“胖罗”的80后网民——罗振宇或罗永好,你可能两者都知道。

罗永好终于摔倒在市场脚下,换了手让给锤子和手机破口大骂,转向旁边的风口电子烟,只留下一句不痛不痒的“我会回来的”。

然而,罗振宇已经看到了曙光。昨日,有消息传来,罗基斯的实体“北京思维创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接受CICC的指导,并“瞄准”科学创新委员会的首次公开募股。

罗基斯2017年的估值达到80亿元,罗振宇持有约30%。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估价是假的,只有上市的胖子才能把真正的金银放进口袋。从一个谈论鼓舞人心的鸡汤的人那里,他真的可以成为鸡汤的英雄。

然而,与公众舆论高喊“知识优先”的集体高潮相比,在ipo业务中拥有最大话语权的投资银行界,几乎是一面倒。

一位前高级研究员鲍岱告诉田严俊:“知识支付在各个层面都很难创新,而且它与科学创新委员会完全不一致,除非科学创新委员会放弃科学创新。”

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业务负责人也表示:“据我所知,目前很难审查,但这也取决于该公司的盈利模式和具体数据。”

SciDev.Net始终坚持“四新六大产业”的底线。看到下图有多难?迄今为止,还没有所谓的“软创新”。此前,主要从事数据广告业务的木瓜手机和舒欣网络都试图突破技术创新板,但均以失败告终。特别是,木瓜移动在招股说明书中使用了一个很大的空间来描述其与“大数据”的深度整合,但最终他们都被杀害了,因为他们实际上是广告公司。技术创新委员会很难混淆。

罗纪信的知识支付路线现在正被行业本身讨论是否过时,更不用说核心创新了。在业内许多人看来,这只是一种商业模式,很难被科学创新委员会认可。当然,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这并非不可能。也有传言说科学委员会的门槛将逐渐降低,录取的类别将放宽。

事实上,不少公司已经“尝试”了技术委员会。至少在现阶段,与主板和中小企业相比仍有一定溢价。一些初级市场参与者认为,罗吉的思想也有类似的想法。即使公司最终没有成行,它仍然可以大肆宣传公司的估值,这可以说是有利无害的。

从时间表来看,罗纪信目前正处于正式咨询期的第一阶段。咨询的第二阶段将在年底前完成。CICC将很快向中国证监会报告发行材料。原则上,科学创新委员会实施的注册制度是在经过几轮调查后将案件提交中国证监会审查。罗纪信首次公开募股的相关结果将于明年初公布。

至于罗吉想寻求上市的原因,基本上不会是因为发展融资的需求。据罗基斯首席执行官李甜甜称,这是一家从运营第一天就开始盈利的企业。

根据红花资本的投资价值分析报告,2015、2016和2017年第一季度,罗纪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9亿、2.89亿和1.51亿。净利润分别为1860万元、4462万元和3805万元,相应的净利率分别为11.7%、15.5%和25.2%。

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工业资本渴望撤出。

据《天眼报》消息,自2013年以来,罗纪信先后获得了顺威资本和启明创投在天使轮和首轮的投资,并于2015年10月完成了由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瑞星基金和启明创投共同投资的上亿元人民币的融资。第三轮和第四轮融资已于2016年和2017年完成。红杉中国、盖华资本、华星资本、腾讯控股、英雄互动娱乐等风险投资机构和上市公司相继进入市场。

据说,在2017年第四轮融资后,罗纪信的估值达到了80亿元。2018年初,有更多传言称腾讯赢得了ipo前一轮,公司估值达到100亿元。自那以后,罗基斯多次报告在创业板上市。据报道,他曾在创业板上市。然而,罗振宇否认“创业板不是他自己的,所以就这么说吧。”

事实上,自2013年开业以来,罗纪信已经是一家拥有成熟商业模式的公司。从最初拥挤的轨道到现在全行业的少数人,的确是产业资本撤出的最佳时机。就在今年年初,罗振宇的老朋友吴晓波也在寻找借壳上市,让支付的知识真正“兑现”。

然而,最终,吴晓波创业板后门的失败引起了轩然大波。今天媒体频繁提及的“知识支付第一份额”几乎属于他的公司“八九岭”。过度依赖吴晓波的个人知识产权是巴基斯坦无法克服的障碍。

工业资本寻求从成熟公司撤出。它的运行模式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罗吉的思维很难选择科学创新委员会作为退出渠道。业绩也符合创业板上市标准。或者是吴晓波之前的戟让罗振宇首先提出了尝试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想法。

事实上,相比之下,罗吉认为拥有更成熟的商业模式,对通过创业板的成功率更有信心。在其业务领域,除了罗振宇的个人ip之外,另一个是2016年5月正式推出的“get”应用。今年5月,其管理团队表示,用户数量已经达到近3000万,已经进入薛兆丰、万伟钢铁、宁向东、吴军、武志红等学术界的“顶级流量”,是知识支付赛马场的杀手级应用。

当然,由于产业资本急于退出,在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尝试下,先排队进入创业板可能是一种更经济的方式。作为投资银行业的老司机,CICC无疑为罗纪信上市制定了最好的计划。

虽然罗基斯的上市应该尽最大努力削弱罗振宇,凸显他完美的商业模式,但他仍然是公司不可回避的灵魂。

在成为知名媒体人之前,罗振宇是央视热门财经采访节目《对话》的制片人。根据他的声明,在“对话”项目的三年中,“这就像再次上大学,获得最广泛的职业和最充分的信息”。也是在这个时期,他意识到个人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2008年,罗振宇离开中央电视台加入第一财经频道,成为人民谈话节目《中国运营商》的主持人。2012年底,个人脱口秀“罗纪信”诞生了。仅在半年时间里,这款网络自媒体视频产品就在互联网上变得流行起来,在优酷和喜马拉雅等平台上播放的人数超过了10亿。也是在这个时期,罗振宇积累了大量粉丝,给自己贴上了“知识”、“文化”和“思想”的标签。

到2018年底,罗振宇新年演讲最贵的站票是2680元。许多人认为他是中国最大的“骗局”之一。田燕君无意评价这些。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杆秤,但他确实创造了他所利用的用户数量的价值。

只有在可量化的时间方面,罗振宇新年演讲的题目才是“时间之友”。挑衅但空洞的内容经常偏离社会现实。他提到的暴风影音和乐视在过去两年已经崩溃。贾跃亭逃离美国,冯欣入狱。

最后,田艳想提一下,如果一家公司在上市前已经获得了巨额利润,上市的原因是通过经营开始赚钱比剪韭菜慢...

秒速快3app 江苏十一选五 澳门永利 pk拾

上一篇:环山路东延改造工程芝田河大桥主体合拢
下一篇:巴西库里蒂巴双年展开幕 中国艺术品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