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健康养生 时事 教育 社会 综合 科技 国际 汽车 文化 财经 旅游 娱乐 军事

「博狗网bogounet」权威视点:“第一站”的下一站

2020-01-03 09:37:15      访问量:337

「博狗网bogounet」权威视点:“第一站”的下一站

博狗网bogounet,东南亚是中国看世界的第一站。图为新加坡cbd景观。

■编者按

东南亚是与中国文化交流、经济贸易往来最频密的地区之一。

在新的时代机遇下,广东与东南亚各国可以在产业、教育、旅游、金融、物流等方面展开哪些更紧密对接?如何促成更深层次、更广泛的合作?有哪些新的交流思维可以借鉴?

南方日报寻访全球南海会馆跨国调研组采访了3位对广东与东南亚合作有长期深入了解的专家及观察人士,倾听他们对跨海交流合作的思考与分析。

●撰文:吴帆 蓝志凌 李欣 刘嘉麟

摄影:吴帆 戴嘉信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

从单向学习到互鉴互学粤新互联互通将成常态

东南亚是中国人开眼看世界的第一站。从中国明清时期起,广东与新加坡乃至东南亚地区就开始了频密的交往。这种交往是具有全面性的,不仅有文化交流还有经济贸易往来。

从交往到学习,随着广东的飞速发展,广东与新加坡两地的学习已经从单向的学习到互鉴互学,未来这种互鉴互学、互联互通或将成为常态。

同时,我们还看到一个人才要素流动的圈层正在广东与新加坡两地形成,要进一步吸引人才、提高社会管理的质量,我认为佛山乃至广东政府必须要从细节入手,逐步完善整个社会制度体系。

东南亚是中国人走向世界第一站

从历史来看,明清时期起,中国大陆尤其是沿海的广东与福建地区已经与东南亚建立起很深的交往渊源。我们常说中国人走向了世界,实际上中国人走向世界并不是直接走到西方,第一站走向的正是东南亚。

近代以来,西方通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走向了全球,塑造了近代世界秩序。在中西方交往中,其实是西方世界先走向了亚洲走向了东南亚。殖民者的进入,使得东南亚成为了另一个西方世界。

从早期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再到英国、法国等,他们的到来,使得一种新文化在东南亚交汇,东南亚也由此成为了东西方文化交往的第一线。

为什么欧洲殖民者能在东南亚站稳脚跟?这与早期的华商有很大关系。第一批华侨的到来,将香料运往东南亚,开启了两地的经济交往,由此繁荣了东南亚的经济。

而这种经济交往也是一种思想交往。孙中山为中国革命奋斗之时,与东南亚各国的华侨紧密联系互相支援,并在新加坡停留了较长一段时间,至今新加坡的华裔馆仍能看到孙中山革命奋斗时期的一些物件。

因此,可以说中国和新加坡乃至东南亚国家的交往是全面性的,不仅仅是文化交流和经济贸易往来,还有近代中国时期的政治交往。其中,我认为这种政治交往已经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远远超出我们一般人所说的这种交往。

互鉴互学要因地制宜

以新加坡为代表的东南亚是中国看世界的第一站,而今互鉴互学正成为两地的新趋势。

新加坡既是一个国家也是一个城市,在社会管理方面有许多具有可复制性的制度。新加坡以华人为主体,通过将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融合,整合出了一套较好的社会管理制度。

我们可以看到,早期广东积极向新加坡学习城市管理和基础设施建设等经验,学习的速度非常快,在硬件方面广东有些地市的基础设施已经超过了新加坡。而像城市管理经验、管理体制等“软件”方面,广东如今仍在向新加坡学习。

在文化方面,新加坡一直是开放的。这一点,广东与新加坡是相似的,两者都是在开放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地区。广东人也是第一批“下南洋”的华人,可以说广东基本上一直是中国前沿改革开放的地带,有着新思想、新实践、新制度。

随着近几年广东的快速发展,新加坡也派出很多代表团及考察团到广东考察当地发展经验。我观察到,广东在近年发展过程中也接受并借鉴了不少西方先进的文化和经验,我认为广东与新加坡之间已达到互鉴互学的状态。以后的交往中双方就不是单向的谁向谁学习,而是大家互相学习,这一互鉴互学或将成为常态。

要注意的一点,在互鉴互学方面,学并不是单纯的描红。我一直强调在广东哪怕一个佛山都比新加坡大,有人问一个大地方一个小地方如何互学?关键就是要精细的学。无论是新加坡还是广东,在社会管理经济发展方面面临的问题都是一样,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是要根据各个城市、各个地方的实际进行。因此我强调要因地制宜地学,不能将经验照抄照搬,需要学习的是精神而不是描红。

迈向高质量发展要注意人的因素

如今,佛山要迈向高质量发展,在这一追赶的道路上,我认为佛山要更加注重人的因素。经济发展从粗放型转向精细型,需要加快产业升级的步伐,人就是关键。在新加坡平均每10年就有一次产业升级。产业升级的背后是提高产业附加值,转向质量型经济的发展,其中就要培训,培训国民培训城市居民,提高人的素质。其次社会管理必须从细节入手。社会管理是管理人们的行为,这就要求社会管理不能过于抽象。

语言上的相似,文化上的统一,使新加坡与佛山乃至广东之间形成了一个圈层,加速了人员间的流动。例如新加坡发展很快,但在创业方面相比佛山成本更高,而佛山具有的成本低、劳动力资源丰富、教育资源较好等特点,使得不少新加坡人愿意来佛山、来南海创业,这正是上述所说的互学互鉴、互联互通。

在知识经济的时代,人员的流通首先是知识和技术的流通,但将知识和技术进行落地转化不止是给一个实验室如此简单的事情,其中就需要考虑大量的细节,考虑到不同群体的不同需求。例如刚毕业的大学生需求比较简单,他们背包即走;到了30岁有家庭的人才就需要为他考虑孩子教育、配偶工作等问题。新加坡在此方面考虑得非常细致,也由此集聚了大量国际人才。

第二个需要考虑的大问题是:人才来了有什么载体?我们看到南海、顺德现在有一些企业和园区作为人才载体,但仅靠单个企业和园区是不足以支撑的,学校配套及社团服务等都是需要考虑的细节问题。

而在经济交往方面,新加坡与佛山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要探讨更多合作空间。我认为双方可以从美食方面入手。佛山和马来西亚文化相近,在马来西亚可以找到许多佛山美食,但在新加坡这一国际化大都市,我们能看到福建美食,却难觅佛山美食。在该方面,我认为佛山政府方面可以加强实地考察,更关注细节。

通过细节进行逐步完善,就像盖房子似的通过一块块砖的垒加完善整个制度体系。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主任、华裔馆馆长游俊豪:

会馆从服务族群转向链接资源

二战之后,社会的运作模式和以前不一样了。会馆的很多社会功能被政府承担。在现今会馆应该怎么做?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社团活跃程度取决于掌握与连接资源的多少。随着新一代移民的不断到来,社团需要吸收新成员、新血液。

改革开放以来,会馆实际上已不断加强了与故乡的联系。而在粤港澳大湾区机遇下,新的交流思维则可以从产业对接开始。

华侨为故乡发展带来理念与资金

在整理华人移民的脉络时,我们采用“离散族裔”这个词汇。随着学界有关移民理论的扩展和修正,许多离开原乡的群体都被称为离散族裔,离散族裔的类型也因此而多元化起来。离散族裔理论对移民路线上各个地理据点的认同、对文化本质论的批判、对族群性吸纳程度的肯定,恰恰是华人移民的真实写照。

在原乡情结、跨国网络、在地融入所交错形成的张力之中,离散族裔受到家庭、国家、市场三大机制的影响。从马来半岛来看,按照历史时间段划分,我认为近代以来,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华人可以划分为三个发展阶段,即19世纪中期到1949年、1949年到1978年、1978年到目前。

其中,19世纪中期到1949年是华侨地位确立的时期,华侨的贡献获得了肯定。华侨为中国带去了资金与现代思想。在此阶段,各类型的侨办、侨联也开始设立。不过在这一阶段中,侨民和家乡的联系以家用汇款、福利捐赠为主,经济投资案例数量不多。生活优渥的侨眷归侨回到家乡捐赠兴建学校、医院、马路、大桥等。

通过储蓄和投资,移民在他们的家乡里成为改变的推动者。然而,对移民汇款和归来移民所进行的研究大多显示,移民的储蓄通常花在引人注目的消费品上,而没有用在经济的投资上。在国外学习到的技能也没那么容易地使用在家乡。

从1978年至今的这个阶段。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积极争取离散华人的帮助,支持故乡发展。本地乡里也不再依靠侨汇,成功向第二、三产业转型。港澳台商和海外华人大量前来投资。

新加坡的中国新移民人数,在新加坡的总人口之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比例。这是1990年新加坡和中国建交所促成的移民现象,也是新加坡积极吸收移民来解决人口老化、帮助经济发展的计划成果。从更广大的华人离散移民脉络来看,新加坡成为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后各种移民类型抵达的其中一个地点。

新移民到来将演变出会馆新形态

南海籍华人属于少数群体,所以在很多地方要和其他族群并合。如我们看到马来西亚的南三会馆、南番顺会馆等,分别是南海籍华人与三水、番禺、顺德籍华人抱团合并组成的会馆。在新加坡来说,情况也较为类似。

在新加坡,留给传统会馆的空间越来越少。尤其是在城市规划的时候,许多会馆不得不迁移。新加坡最大的那几个会馆,如潮州、福建会馆还在不断壮大,是因为它们拥有大量楼宇等固定资产,可以形成稳定的收入,从而维持会馆的运作,打开人脉和交际网络。

我们翻查历史文献的时候,很多地缘会馆同时也会是商会领导人。比如南洋大学的创办人陈六使,同时是中华总商会会长及福建会馆主席。会馆和商会,在人员方面是有一个重叠部分。

二战以前,会馆和社团组织,他们主要起到的是照顾自己社群和族群的功能。但是二战之后,社会的运作模式和以前不一样了。会馆的很多社会功能被政府承担。比如以前,会馆负责安葬逝去的乡亲,举行春秋二祭;照顾会员第二代,为他们颁发奖学金。现在这些功能,很多都被政府承担。新加坡政府提供社区中心,可以办理白事,安葬逝者。而一些社会福利、奖学金发放,政府也建立有一套机制。

另外,华人的聚集空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华人不再聚集而居。比如以前新加坡牛车水是华人的聚集地,但是现在华人已经扩散到各个街区去居住,不再集中处于一个空间中。

在现今会馆应该怎么做?199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新移民来新加坡,不仅仅是来自广东和福建等传统地域。其中,我觉得比较成功的有新加坡江苏会。江苏会在帮助新移民融入当地、回馈社会和助力中新科技、商贸、人才等各领域合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会员学历、协会信息化水平较高,近年来举办了多场次的活动。

新式的会馆和华人社团,往往跨族群。社团的活跃程度,取决于掌握与连接资源的多少。随着新一代移民的不断到来,社团需要吸收新成员、新血液。

大湾区机遇下产业对接成新趋势

二战后,东南亚华人是“落叶归根”回归祖国,还是“落地生根”在移居地重建家园,这是长期被学界认定、反映二战后东南亚华人认同问题的截然不同的两种形态。我认为“落叶归根”与“落地生根”虽反映华侨华人对祖籍地和居留地两种不同方向的归属感,但二者并非截然割裂与对立,更不是固定不变的模式,更重要的是不影响他们在传承中华文化、造福人类这一更广阔的社会舞台上携手合作。

离散华人和故乡联系对接的时候,尤其是第二代、第三代的华人主要还是持经济上的观点,而不仅仅是乡情。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这个载体在未来的交往中作用可能越来越小。粤港澳大湾区机遇下,新的交流思维可以从产业对接开始。

在粤港澳大湾区机遇下,湾区内很多城镇的人均gdp远超东南亚的不少城市。对于广东而言,与东南亚可以有更好的产业对接和整合。和以前侨乡的不一样,产业对接也需要往更高端方向走。

2008年9月,广东与新加坡提出了共同打造中新广州知识城的构想,广东省政府授予知识城管委会部分省级管理权限,并在诸多方面提供专项法制保障。为了推进项目的落实与发展,政府在人才、招商、科技、金融等多个层面下发专项政策,为知识城打造产业转型升级的政策支持体系,形成了独特的“政策优势”。

中新广州知识城是继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之后,中新两国又一跨国合作的标志性项目。中新(广州)知识城于2018年升级为国家级双边合作项目,旨在成为经济转型的典范。我认为,升级后的广州知识城将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深化科技创新、知识产权、先进制造业、人才培训等方面的合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作出贡献。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研究学者钟腾芳:

年轻力量应成传承华人文化新使者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速,新加坡与广东多地的合作交流日益紧密,我认为两地之间的合作也将走进更深层次。不仅在旅游、金融、物流等方面可以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在教育交流等领域也可以打开更多新的合作空间。

除了交流合作,我也十分希望新加坡与广东,特别是佛山南海能在文化传承等方面有更多的交流,比如可以发动年轻力量参与传统文化活动,成为传承与弘扬家乡文化的重要使者。

以缔结姊妹学校为文化交流纽带

推动新加坡与佛山南海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交流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因为教育是可以源远流长的。我认为,教育合作可以通过推动两地缔结姊妹学校的方式开展,并通过互派访学团等形式落地。

从2005年起,我已陆陆续续推动9对佛山南海、新加坡两地的学校缔结姊妹学校,涵盖小学、中学、大专、大学。多年来,通过为新加坡与家乡学校牵线搭桥,不仅为学生创造了英语、华文良好的学习环境,也为两地学生打开了进一步了解当地传统文化的窗口,形成互惠互利。

两地交流学习不仅限于学生身上。随着合作的进一步深入,两地老师也透过交流学习的机会,在课程设计、学术推广等方面有了更多的交流。双方可以取长补短、互帮互助。

教育交流的目的,是希望让孩子们更进一步了解家乡,让更多人了解佛山岭南文化。在已有9对缔结姊妹学校的基础上,目前我正在推动第10对学校缔结姊妹关系,希望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以缔结姊妹学校为纽带,在文化交流、课程建设等方面带来一些新观点和新碰撞。

除了深化教育交流,我认为还可以通过多组织一些独具特色的岭南文化活动,如划龙舟、舞狮等,并鼓励年轻人多参与。在新加坡,南海留学生是岭南文化传承与弘扬的生力军,他们是文化传播的重要使者,更需要我们思考如何更好地发挥年轻人的力量。

今年年中,我们获得了佛山南海区外事侨务局赠送的两头“岭南醒狮”,南海留学生们也广泛参与舞狮迎宾活动。就在今年9月,岭南醒狮还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生院宿舍举行中秋晚会上表演采青等。这些活动让南海留学生们在舞台上集中亮相,对于文化传承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也是我接下来希望努力的方向。

重点引导留学生关注家乡发展

随着合作的进一步深入,我认为未来新加坡与广东等地,在旅游、金融、物流等方面可以展开更深入的合作对接。

中国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新加坡创新创业项目的产业化、商业化均可以考虑到国内落地。而基于佛山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更为新加坡创新项目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土壤,双方的有效结合,也将更进一步推动项目的发展进程。此外,新加坡的物流管理经验、旅游文化推广等,都可以思考如何与粤港澳大湾区产生更紧密的结合。

如今,我经常和南海留学生们交流,引导他们多了解当前佛山南海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趋势,并鼓励留学生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多关注广东等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作为佛山市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工作站新加坡站站长,我希望通过发挥自身优势,为家乡、佛山多引进更多的创新创业项目。目前,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邝保华已携项目落户佛山,未来希望能依托佛山雄厚的制造业基础,获得更多的发展。

如今,越来越多的佛山、南海留学生赴新加坡攻读学位。如何团结这些青年人才,如何通过相关渠道促成更多的人才回流,也是我在思考的另一方向。

借力南海(海外)留学生联盟新加坡工作站与新加坡广东商会建立的合作,我们希望通过搭建平台让南海留学生们能有机会直接与企业领导或主管交流、讨论。同时,商会还可以提供创业孵化器、商业注册,财务管理等免费咨询和服务,协助南海留学生创业,并及时向南海留学生推送企业一线招聘信息。

希望通过南海(海外)留学生联盟新加坡工作站、新加坡广东商会等平台,共同形成合力,重点关注南海留学生的发展,并鼓励留学生间互相交流和联系,在沟通往来中,让更多人对家乡发展有更深刻的认识,未来能有机会回乡创业就业。

天津快乐十分

上一篇:李秉和、雷文勇、邹燕妮、毕英佐、祝义财喜获“70周年纪念章”
下一篇:你吃麦当劳外卖的经过是酱婶的?喝完酒骑着摩托送外卖!